杀手小皇妃 第一百零一章 萨容的温柔

小说:杀手小皇妃 作者:朱璃宇 更新时间:2020-02-14 19:08:19 源网站:56书库
  这一厢絮絮又同甘来谈了许久,不觉已是子夜时分。

  我尚未察觉小小的孩子困红了眼睛,倒是盲了眼睛的甘母听见儿子两声哈欠,便不容置否的让他回房睡觉了。

  甘来依依不舍的出去之后,甘母便敛容肃了声气,搁下拄棍便要向我拜下。我大吃一惊,忙拉着妇人枯瘦的手臂将她扶回凳子上。

  “当真是皇天有眼,可怜我与来儿一世孤苦,不想命中也有贵人相助的福分啊!”

  甘母浑浊的眼中落下两滴泪来,握住我的手颤抖不已,“我的命硬,克死了夫君,又要克着自己一世,倒便罢了。只是我的来儿,他生来丧父,母亲又是个废人,没半点指望依靠。难为他小小年纪,便懂事得让人心疼。为了买治眼睛的药我吃,竟然瞒着我去了那样不见天日的去处!连姑娘,若非遇上了你,我那苦命的儿子便当真没了活路了啊!为着这个,你便是我救命的恩人!今生微贱,难报大恩,只求来世做牛做马,报答姑娘的大恩大德啊!”

  我听在耳里,心中愈发不是滋味,连忙柔声劝道:“甘夫人这是哪里的话…哪个孩子没有爹生娘养的;哪个爹娘又不是把孩子当做命根子一样疼爱的。怪只怪这乱世道,才有那么多的亲情生断,骨肉分离。我虽不是心怀天下的大济之人,却也见不得那样小的孩子背井离乡,在我眼皮子底下被人作践。都是有父有母的人,我也是可怜夫人你啊!”

  甘母再忍不住,又怕惊动了儿子,捂着嘴愔愔便哭了起来。

  见她如此,没由来的,我便想起了自己的母亲。

  我妈…那也是一个坚强的女人,独自一人把我养大,吃遍了生活的艰辛劳苦。

  也不知她此刻是否已经知道我们失踪的消息,不知她已等了多久,不知她是不是和此刻的我一样,深深思念着自己唯一的亲人……伤感如此,我便再无他话,宽慰了甘母,同她一起收拾过饭桌,我便信步回东屋准备歇下。不想才进院子,我便看见东屋的烛火未息,一大一小两个脑袋在纸窗上映出摇曳的剪影。

  是萨容和甘来。

  我好奇这两个人共处一室会有什么话说,才欲悄悄躲到窗边偷听,猛然想起在桃销楼时萨容故意让我听到她怂恿小厮牛二给宛秋投毒之事——她的感官如此敏锐,微有声响便会有所察觉。好在温灵的耳力亦不弱,我心下暗喜,索性立在原地,屏息细细听着二人的交谈。

  “甘来,你便真的不记恨我吗?”

  姬萨容的声音是少有的温柔。

  “容姐姐,连姐姐不是已经解释过了吗。”甘来的声音虽然细微,却透着实实在在的诚恳。“实话说,当初在桃销楼里,姐姐你多番为难我们,甘来自是怕你的——可是怕也只是怕,若说记恨,甘来是万万没有的!”

  “好孩子,难怪他们两个这样疼你……”

  烛光映出萨容的剪影向前挪了挪,一只手已然搭在甘来小小的脑瓜上,“有些事情,温旗主的确可以替我解释。可是有些事情的个中缘由,却是她也不知道的。今日你我既说到这里,我便索性尽数告诉了你。当初我以西域奇女的身份来到刈州,桃销楼的主母,也就是你连姐姐的姨母,她便对我十分怀疑。我入楼当日,她还遣了她当时的心腹福临来接我。名为迎接,实为探底。为了蒙混过关,我这才借题发挥,对你不依不饶的。”

  “怪不得,那天我记得清清楚楚,分明是没有撞到你的…”甘来恍然,转而又疑惑道,“可是…容姐姐明知主母疼爱连姐姐,又不想被她怀疑,又何必处处为难连姐姐呢?”

  “这个…”只听萨容的声音似有为难,“这也是你连姐姐也不知道的事情之一了……也罢,我同你讲了,你可不能告诉了她。我原是被尾教派来保护温旗主的,这也是我来到刈州城的原因。只因当时我辟水旗的师父失了踪,教主却派我来协助罡风旗。我本就焦急,又看她和段副旗主整日在桃销楼中玩闹,根本不需我的保护。这才心中不忿,将气撒在了他们身上。”

  我心中一惊——萨容,竟是被教主派来专门保护我的吗?难道我重伤链月山之事教中早已知晓?

  那么我在侯府的事呢,教主是否同样一清二楚?

  萨容是否知道我为寻水晴被寰亲王府捉拿之事,还有我结识大衷五皇**幡之事?

  她又是否已经将我的事尽数告知教主?

  “还有福临,我察觉到他对温旗主不满,一直有心加害。”却听里头萨容继续道,“正巧他一向对我谄媚,我便借机向花姨要了他,以此保护温旗主,也绝了他这个大总管对你们的苛待。”

  “那…我回家之前那晚,你又为何引那些客人来连姐姐房中,羞辱她和段哥哥呢?”

  “尾教只叫我来刈州桃销楼保护温旗主,我却并不知道她的样子。你以为,我是如何认出她与段副旗主的身份的?”萨容摇头缓缓道,“自我入楼以来,他们二人动辄便在院内练剑,讲起她罡风旗的武学秘术来更是毫无遮拦。别说是我,这样下去便是经常光顾桃销楼的朝廷官员都要知道他们的身份了。为保教中机密不被他们泄漏,我只好出此下策,借外人的嘴来敲打他们,希望他们可以及时收敛。”

  “原来容姐姐这样善良,和甘来之前想的一点都不一样。”屋里的甘来拉住萨容的手,笑得十分开心,“容姐姐这么好,又何必一直冰着一张脸呢?连姐姐若是知道了这些,一定会很感激你的!”

  萨容似是对甘来这突然的亲昵举动有些意外,沉默片刻,方才继续摇着头苦笑道,“若是我与她之间的关系简单,这些自然可以悉数告诉她。只是飞岩旗和罡风旗历来互无瓜葛,许多事情,我可以暗地指点,你也可以当面同她说,而我却不能当面说破。何况事涉教主分派给两旗的机密任务。便如,我曾听她与段副旗主说她与大衷蠡侯交情颇深,又知晓了蠡府将军温召与她的关系,还有宛秋姑娘……这些事情我若不知道还好,如今知道了,若是告诉了她,她又会怀疑我是教主派来监视她的人。反倒两下生疑,自讨没趣了。”

  “你试都不肯一试,又怎知我一定会怀疑你呢?”

  陡然听到我的声音,房中的两个人俱是一惊。窗户被猛的一把推开,我便望见了萨容盈满惊愕的,瞪得滚圆的双眼。

  “连姐姐!”

  甘来见我站在院中,便开心的向我连连挥手。倒是萨容,不但脸色愈发阴沉,反倒有些不安的意味了:“你几时站在那里的,我怎么没有听到?温旗主,我……”

  “你既肯让我叫你萨容,何不也叫我作归萤呢?”我对萨容笑得沉笃,“实不相瞒,你和甘来的话我都听到了。萨容,之前在桃销楼的种种是我误会了你,请你接受我的道歉。”

  “温…归萤——”

  “——我还要对你道谢。”我不理会萨容的局促,愈发诚挚道,“谢谢你这些日子以来对我,段冥和甘来做的所有,还有替我保守我的秘密。”

  “这,没什么的…”

  萨容原本精致妩媚的脸此刻羞得通红,反倒有几分憨蠢的可爱,“我虽因为你没能去追寻仇翁的下落。可是一码是一码,我也不会因为恼你便做了告密的小人。而且教主近来行事愈发古怪,我总是觉得,你,我,还有段副旗主,都该是一条船上的人。”

  “你既然肯这么说,我便当你接受了我的道歉和感谢。”我快意道,“仇老前辈一事,我原也一直有心追查。之前的事情咱们一笔勾销,往后在刈州,飞岩罡风二旗,便是同生死共进退的盟友,可好?”

  萨容一听我提起仇翁,热泪便即刻涌出眼角。

  她微扬了扬嘴角,才欲张口,突然目光向院外一扫——我随着她的目光望去,却见一个身披暗黄风毛缁皮斗篷的男子从空中一落而下,端端正正立在东屋床前,向萨容拜了下去。

  “属下拜见旗主。

  “不是叫你留在刈州探听消息,”萨容敛了适才的激动神色,皱着眉头沉声问道,“可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吗?”

  那飞岩旗死士才欲回答,却见身后立在院中的我与房中的甘来讷讷望着他,便眉心一皱,将不安的目光望向了萨容。萨容反应过来,便朝我微微点头一笑,转脸对那死士道,“都是自己人,但说无妨。”

  “回禀旗主,属下等探到了之前渗入衷廷,自称我教中人的女子的身份。”

  “讲。”

  “此女名叫裴水晴。原为衷廷太**帱未过门的太子妃。大婚当夜逃婚出走,后曾在西市蠡府门前被我旗中人所见,再后来,便被寰亲王府捉拿收押。”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人人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杀手小皇妃,杀手小皇妃最新章节,杀手小皇妃 56书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2018 人人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0.006(s),Sqls:0,read:9,write:1